不见长安

频道:移民政策 日期: 浏览:13

不见长安

“不见长安见尘雾”是指当今社会,长安作为古代古都,在唐朝时候一直是全国的政治、文化中心,但现在,一片尘雾笼罩了长安,如一片混沌。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政治文化的变迁,今日的社会正在经历一个全新阶段,政治剧变,成败交替,但同时也带来更多的机会及发展。社会的发展,不管是全国性的,还是当地的,都有自己的规律,目前国家倡导乡村振兴,突出新型城镇化是彰显国力的重要标志,这不仅是一个新的时期,也是一个新的起点。

长安不见使人愁的上一句是

昨天写崔颢的《黄鹤楼》时提到过李白第一次登临黄鹤楼时,本来是满腔诗绪要抒发的,但看到崔颢的《黄鹤楼》之后,被崔颢的诗给压服了,于是说:“一拳打碎黄鹤楼,一脚踢翻鹦鹉洲。

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

”仅凭这几句我们可以推断,李白当时心里是服气的。

但不久,李白就不服气,写了一首诗,诗名《鹦鹉洲》,全诗是:“鹦鹉来过吴江水,江上洲传鹦鹉名。

鹦鹉西飞陇山去,芳洲之树何青青。

烟开兰叶香风暖,岸夹桃花锦浪生。

迁客此时徒极目,长洲孤月向谁明。

”显然,这时候的李白还太年轻,尽管他在心里已经存着跟崔颢比高低的心,尽管他极尽遣词造句之能事,任凭他穷尽诗歌手段,但这首诗,显然要比崔诗弱一些,气量、格局都弱了许多。

(诗意图)过了若干年之后,李白究竟觉得这是一件不能不了的心事,于是又写了一首诗叫《登金陵凤凰台》,这首诗终于跟崔颢的诗掰上了手腕,全诗如下:凤凰台上凤凰游,凤去台空江自流。

吴宫花草埋幽径,晋代衣冠成古丘。

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。

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。

这时的李白,已经从游侠少年变成了诗歌名家,他已历经岁月的淘洗,历尽命运的坎坷,登上过朝堂,流落过江湖,李白很少写律诗,而《登金陵凤凰台》却是唐代的律诗中脍炙人口的杰作,这首诗是李白流放夜郎遇赦返回后所作,还有一说是李白在天宝年间,被排挤离开长安,南游金陵时所作。

不管如何,此时的李白在盛唐的社会背景之下,已经接触到了悲凉丑恶的社会现实,在沉浮起落之间已有相当深厚的生活阅历,也由此产生了只有经历了沧桑才会生出的人生思考,于是,他终于写出了“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。

”这一句,看韵脚,看最后一句的后三字,这是真真正正跟崔颢的较量,仅以这两句来衡量,似乎比“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”还要高明一些。

李白是“诗仙”,在一首写“仙人”起首的名诗面前败北,要强的李白是无论如何要找回面子的,因此,这首《登金陵凤凰台》虽登临的不再是黄鹤楼,但诗词格律(“折腰体”的拗体律诗),遣词造句方式方法,句式韵脚(平声尤韵),都是冲着崔颢的诗去的。

这首诗的大意是:凤凰台上曾经有凤凰来这里憩息,现在凤凰已经飞走了,只留下这座空台伴着江水径自东流。

当年华丽的吴王宫殿及宫中的千花百草,如今都已埋没在荒凉幽僻的小径之中。

晋代的达官显贵们,就算曾经有过辉煌的功业,如今都长眠于古坟之中化为一抔黄土罢了。

远处的三山依然耸立在青天之外,白鹭洲把水面隔成两条水道。

天上的浮云随风飘荡,有时把太阳遮住,使我看不见长安城,而不禁感到非常忧愁。

开头两句写凤凰台的传说,十四字中连用了三个凤字,显然跟崔颢的三个黄鹤对垒。

在封建时代,凤凰是一种祥瑞。

当年凤凰来集象征着王朝的兴盛,比如《红楼梦》里用到的典故“有凤来仪”,也是这个原因;但是诗人眼前却“凤去台空”,连六朝的繁华早已一去不复返了,只有长江的水仍然不停日夜流动,可见大自然才是永恒的存在。

(诗意图)颔联从“凤去台空”这一层意思进步铺开。

三国时的吴和后来的东晋都建都于金陵。

诗人感慨万分地说,吴国昔日繁华的宫廷已经荒芜,东晋的一代风流人物也早已进入坟墓。

那一时的煊赫,在历史上也没有留下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(这意思同《红楼梦》中的甄士隐的《好了歌注》语意相似)。

李白虽号称仙人,但他并不是不关心现实的,他很快把自己的目光又投向大自然,投向那不尽的江水:“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。

”“三山”在金陵西南长江边上,三峰并列,南北相连。

“白鹭洲”,在金陵西长江中,把长江分割成两道,所以说“二水中分白鹭洲”。

这是极致工整的一联,这两句诗气象壮丽,对仗工整。

关心现实和国家命运的李白想看得更远些,于是他从六朝的帝都金陵向唐代的都城长安望去,但是,“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。

”这两句诗寄寓着深意。

长安是朝廷的所在,日是帝王的象征。

这两句诗暗示皇帝被奸邪包围,自己报国无门。

“不见长安”暗点诗题的“登”字,登高而不见,触境生愁,意寓言外,饶有余味。

为什么说这一句有言外之意呢,因为“浮云蔽日”用到了《世说新语》里的一个典故:晋明帝年幼时,他的父亲晋元帝问他:“是长安近,还是太阳近?”当时身为太子的晋明帝回答太阳近,理由是“现在我抬头只见太阳,不见长安。

”显然,这个典故用在此处,太有利于李白情绪的表达了,落寞、孤独、失意、凄凉、哀愁、悲愤……所有情绪,一锅烩了。

李白为什么要跟崔颢比呢?原因大概有这几个:1、崔颢的《黄鹤楼》写得足够好,李白要强,也要写一首较较劲;2、崔颢是李白比较接近的前辈诗人,因此有超过他的心理诉求;3、李白与崔颢有相同的性格,都好博嗜酒,都游侠天下,都好美女,崔颢一生有四次再婚的经历,李白同样也有四次情感经历,如此相似的两个人,后来者李白怎么可能不产生一比高下之心呢?(诗意图)我们可以猜想李白对于崔颢《黄鹤楼》诗前束手是难受、不甘心的,因此要与崔颢一比高低。

于是他“至金陵,乃作凤凰诗以拟之”,直到写出可与崔颢的《黄鹤楼》等量齐观的《登金陵凤凰台》时,才肯罢休,但这种罢休也只停留在七律上,李白至金陵后还写了《长干行》,某种意义上也是与崔颢的《长干行》组诗一较高下的意思,那个领域,李白强大的多,当然是胜出的,大家抽空可以找出来一读。

总体上来说,如果不是崔颢的《黄鹤楼》,我们可能就读不到《登金陵凤凰台》这样的好诗了,何况李白基本不做七律,这首诗是逼出来的好诗,好诗人也是需要对手的。

我们听说很多体坛高手、武林高手都说“感谢对手”、“感谢敌人”是有道理的,小说中也有这样的例子,比如,我们看在《射雕英雄传》里打了一辈子的敌人欧阳锋和洪七公,在《神雕侠侣》里,两人在华山之颠相拥大笑而逝,其实真的是好情节。

(【唐诗】闲读之29,图片来自网络)。